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2月22日,已有多只券商股股价较2018年低位翻倍,即便除去2018年以来上市的次新券商股,股价自低位翻倍的券商股也为数不少。

他说,核心难点在于软件生态的支撑。如果在软件生态尚未成型之际强行推出,很有可能陷入“为了折叠而折叠”的商业困境。